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黄亚东笔记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农贸市场“渡劫”:互联网改造能否成为救命稻草?

[复制链接]
  农贸市场正在经历至暗时刻。
  《第三只眼看零售》了解到,目前农贸市场普遍出现了客流锐减问题。受此影响,农贸市场商户销售、利润骤降。市场经营方同样面临着商户退租、招商困难等问题。
  以西安农贸市场举例来说,疫情后,复聪路农贸市场整体销售下降达到50%,客流由每日近3000人降至500人。鲜目农贸市场商户利润下降20%。今年,红庙坡本湾农贸市场5家商户退租,环西农贸市场生鲜摊位有一半空置。
  就数据来看,疫情无疑是农贸市场发展的转折点。但实际上,这一行业的衰落早有迹象。
  作为生鲜销售占比最大的渠道,农贸市场的发展水平与其行业地位并不匹配。受制于粗放的运营方式和传统的管理模式,农贸市场发展落后于其他生鲜零售业态,行业增长缓慢。疫情的出现则加速暴露了上述问题。
  可以说,经营方式的落后加之疫情后多渠道分流的影响,造成了农贸市场今天的尴尬局面。但更为严重的问题在于面对上述问题,农贸市场经营方并未找到有效地解决方式。只能
顺其自然
,被动接受。
  
我们这种以零售为主的市场,面对变化当前并没有太好的应对方法,只能通过降低收费稳定商户,但这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
西安红庙坡本湾农贸市场负责人王佳说道。
  这种情况下,美团、京东、每日优鲜等互联网企业入局其中,推动农贸市场改造则被寄予厚望。在规划中,互联网企业改造涉及硬件提升、运营管理方式革新等方面。上述举措将有效提升购物环境,拓展销售渠道,打破行业增长困境。
  但互联网企业能否达成上述目标,扭转农贸市场颓势,结果仍未可知。事实上,即便抛开改造过程及结果,在农贸市场经营者改造意愿极低的当下,保证项目开展也并非易事。
  01
  销售下降50%
  早市分流问题凸现
  
我们之前甚至考虑过,划出市场内的一部分区域改成停车场,来缓解经营压力。
环西农贸市场总经理李良对《第三只眼看零售》说道。
  疫情期间,红庙坡本湾农贸市场通过发放消费券来引流。此外,近期,鲜目农贸市场负责人张虎强也计划邀请,有线上销售经验的商户为其他商户做培训。并计划通过现金激励鼓励商户开通线上渠道,寻找销售增量。
  事实上,企业纷纷寻求转型的背后,是自疫情后农贸市场业绩骤降带来的生存危机。
  西安农贸协会会长汪清告诉《第三只眼看零售》,目前西安农贸市场销售下滑幅度在50%左右。福建悦禾集市商业管理有限公司总裁胡昌群说:
福建市场上线下其他渠道和线上平台,分别瓜分了农贸市场1/3的份额。
  一般来说,销售渠道的增加必然瓜分原有渠道的市场份额,但近乎腰斩的销售也远超外界想象。而具体到单个商户来看,这一下降趋势则更为明显。
  
以前卖菜还能存下钱,但现在的收入仅能维持家中日常开支,我都不想干了。
复聪路农贸市场一位商户说道。长乐坊农贸市场的商户表示:
疫情闭店重开后,市场基本就没人来了。我们之前每天的收入在2000左右,但现在每天仅能卖几百块钱。
  此前,农贸市场客群多为中老年群体。他们空闲时间多,对价格敏感。而农贸市场商品品类丰富,可供选择空间大且价格较其他渠道更低。因而,农贸市场拥有大批高黏性用户。可以说,当前农贸市场销售下滑的关键就在于这部分消费者的流失。
  针对这一现象,多位从业者表示,疫情后早市、路边摊政策的放宽与此有直接关系。
  
仅将早市从8点延长至9点一个动作,就造成了农贸市场销售下降30%。我们市场商户原本是每天进货,现在两三天才会进一次货。
复聪路农贸市场总经理张顶峰告诉《第三只眼看零售》。
  
早市商品新鲜、种类齐全且价格便宜,很多年龄大的人都愿意去。可以说,早市就是生鲜零售最大的竞争者。
王佳说道。
  正如王佳所说,早市、路边摊不涉及租金及管理费用,能有效压缩经营成本。因而商户更倾向选择早市。这直接造成了农贸市场商户流失,招租困难。此外,农贸市场客群定位与和早市、路边摊基本一致。但相较之下,早晚市、路边摊成本较低,菜价也更为优惠,因而更具吸引力。
  而周边没有早市的农贸市场业绩相对可观。举例来说,红庙坡本湾农贸市场的销售下降约为30%,低于50%的平均水平。
  如果说,依靠价格优势,早市分流了农贸市场的主力客群。那么,距离消费者更近的生鲜超市则吸引了更多年轻消费者。这一点,从当前钱大妈、生鲜传奇等一大批生鲜超市的崛起中就能够看出。
  
相较于价格优势年轻人更看重消费环境和便利性。因而他们更愿意去生鲜超市。
鲜目农贸市场负责人张虎强说道。
  谈及社区团购等线上渠道时,多位从业者表示。相较于生鲜超市、夫妻店,社区团购等线上渠道对农贸市场的影响相对有限。
  《第三只眼看零售》认为,生鲜的特殊性决定线上渠道经营品类有限。同时由于损耗存在,线上生鲜商品质量问题不能被完全保证,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线上发展。此外线上和农贸市场目标客群差异较大,因而产生的直接影响较小。
  整体来看,线上渠道对农贸市场影响较小。但对部分区域,线上影响不容忽视。王佳说:
在年轻人集中的区域,商户反映线上冲击变大,市场客流下降,年轻客群减少明显。
胡昌群也表示,在零售业竞争激烈的福建,朴朴、美菜等线上平台对农贸市场的影响超过了1/3,甚至不少农贸市场因此倒闭。
  此外,疫情期间餐饮店停业以及喜丧宴会停办,对从事餐饮配送的商户也造成了较大影响。
  02
  合作方式、预期效果顾虑难消
  农贸市场改造难度大
  在农贸市场增长乏力的当下,诸多平台却将目光聚焦至农贸市场改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据了解,京东生鲜近期已启动上海、福建、重庆、西安等地的农贸市场改造项目。此外,每日优鲜、阿里美团也纷纷押注农贸市场改造项目。
  在外界看来,改造提升对农贸市场有诸多好处。借助于互联网企业的线上流量优势、数字化能力以及更先进的运营模式,农贸市场将有机会扩展销售渠道,提升销售,进而扭转现有局势。更重要的是,多数农贸市场本身不具备这一能力。想要完成改造,势必需要借助第三方平台。
  但面对互联网平台抛出的橄榄枝,农贸市场运营方并未表现出过高的合作热情。在采访中,多位农贸市场负责人都明确表示,暂不考虑与互联网企业合作。农贸市场改造项目开展推进难度大。
  其一,从合作方式来说,互联网企业的参与分走了农贸市场现有市场,但并不能保证收益提升。知情人士告诉《第三只眼看零售》,某平台针对农贸市场改造提出了直接租赁和分割股权两种方案。但在他看来,这两种方式都存在问题。
  从租赁的角度说,农贸市场多为政府规划,规划年限一般为五年,不少农贸市场面临规划期满的问题,无法租给平台。其次,相较于当下收益,农贸市场经营方需要考虑后续发展问题。目前他们无法确定对方真实运营水平,所以也不会选择出租。
  从划分股权的角度说,农贸市场营收以租金为主,市场经营状况与农贸市场收益并不挂钩。这也就是说,改造并不代表营收的必然提升。但合作则意味着现有收益被瓜分,因而农贸市场多不愿与其合作。
  
即便不改造,市场每年的收益也是固定的。所以我可以接受平台投资控股,但不会愿意在市场改造后被他们拿走股权。
西安某农贸市场负责人说道。
  其二,从改造本身来说。农贸市场对改造必要的怀疑和对改造结果信心不足,也决定了农贸市场本身的改造意愿不高。
  一个事实是,目前商户销售的大幅下降并未直接影响到农贸市场本身,改造后的业绩提升也不会直接表现在租金上,所以农贸市场不会优先考虑改造。而农贸市场经营者对运营作用的怀疑,也导致他们并不认可改造的必要性。
  举例来说,有观点认为,一般农贸市场只需要在开业后,花费一至两年时间跑通各项管理制度即可,后期不涉及运营问题。
商户前期需要辅导支持但捋顺管理模式后,农贸市场就不需要我们了,更谈不上请第三方运营。
张虎强说道。
  从发展的角度看,对改造结果存疑也直接影响了农贸市场的改造意愿。在业内人士看来,农贸市场经营一旦出现问题就很难盘活。而参与改造运营的互联网企业对当地的市场环境、消费群体并不熟悉。这种情况下,运营效果难被保证。
  
如果经营不好,我们整个生鲜业务就完了。平台在租期结束后就可以走,但我们必须考虑发展问题。
一位农贸市场负责人告诉《第三只眼看零售》。
  03
  农贸市场未来
  分流不可逆、行业洗牌加剧
  尽管经营方接受改造意愿低,但这并不代表农贸市场遇到的问题可控。实际上,就目前来看,农贸市场面临的是一场革命与被革命的较量。
  首先,作为生鲜销售占比最高的渠道,农贸市场这一业态并不会被取代。目前来看,整个行业仍有万亿想象空间。这也就意味着,现有问题的是特定阶段和运营水平所导致的,农贸市场不会长期沉寂下去。
  但另一方面,现有的经营理念与运营方式很难解决上述问题。就目前来看,农贸市场被线上、线下多渠道分流的趋势并不可逆。商户销售业绩下滑的影响也会逐步波及市场经营者。
  
销售额持续下降,商户就会选择退租。本湾农贸市场今年有5家商户退租。
王佳说道。
  胡昌群也提及,在福建等生鲜业态丰富的区域,即便改造也很难扭转农贸市场销售下降趋势。
  事实上,当前农贸市场从业者多以中、老年为主,整体文化水平低。加之,在过去较长的一段时间中,农贸市场并无强势竞争对手,因而从业者市场敏感度不足。相较于其他业态,农贸市场经营理念、管理方式滞后。
  《第三只眼看零售》认为农贸市场的优势在于自身的平台属性。出于这一考量经营方需要为商户提供服务和资源,进而形成自己的平台优势。但目前多数农贸市场经营方主要扮演
二房东
角色,缺乏必要的运营思维。这也导致了农贸市场难以打破今天的生存困局。
  结合上述两方面来看,在当下困境与市场需求的冲突下,农贸市场行业将经历一次大洗牌。而各类生鲜渠道的冲击正在加快洗牌速度。
  
去年到现在,农贸市场呈现出来的下滑趋势,是我从业20多年来都未曾经历的。如果这种状态再持续一段时间,很多市场都会坚持不下去。
张顶峰说。
  事实上,在许多从业者震惊于市场变化时,全新的农贸市场经营模式正初现端倪。部分不能适应当下市场环境的农贸市场开始倒闭。与此同时,部分市场经营方及商户开始尝试打通线上渠道,寻求销售增量。此外专业运营平台出现,新入局企业增多,也出现杭州这样的农贸市场改造样板城市。
  在康铭泰克董事长赵宇看来,农贸市场走出当下困局只是时间问题。他说:
当原有农贸市场无法继续经营时,会有更有能力的人接手。市场淘汰机制与从业群体迭代的过程中,农贸市场将完成从没落到兴起的过程。
  来源:第三只眼看零售 文/陈星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黄亚东笔记 ( 鄂ICP备20004876号-4 )

GMT+8, 2021-6-13 04:44 , Processed in 1.218929 second(s), 17 queries .

黄亚东 友情赞助: 高佣联盟

公众号:亚东电商 站长VX:yadongt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