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黄亚东笔记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京东“不为人知”的一面

[复制链接]
“在字节跳动宣布没有上市计划后,至少在可见的项目里,没有质地比京东物流更好的了。”有消息人士向《壹览商业》表示,“据说京东物流的IPO定价会往偏低去做,东哥(刘强东)还是想让大家赚钱的。”
事实上,自4月中旬开始,港股券商们就已经摩拳擦掌,大肆宣传京东物流将在4月底或者5月初开始招股的消息。
自2月18日,诺辉健康上市首日大涨215.08%后的两个半月的时间里,港股新股市场可谓十分冷淡。券商们都指望京东物流能扭转颓势,重新点燃市场。
不过,京东集团的股价并没有因此提振,其港股股价相距2月18日的422.8元的最高点已经跌去将近30%。虽然阿里和拼多多的跌幅和京东相近,但一个经历了反垄断重罚,另一个则宣布了董事长离任,反观京东并没有大的利空消息。
从数据上看,2020年的京东,GMV、营收、利润和用户数均重回高增长,无奈市值仍然不敌刚刚上市,且GMV仅3800多亿元的快手。究竟京东是被资本市场“冷落”低估了,还是天花板已至,失去了吸引力?或许我们可以从其日前发布的2020年报中找到端倪。
净利润暴涨很大程度源于“炒股”
通过财报,《壹览商业》发现2020年京东净利润暴增314.9%至493.4亿元。一般来说,净利润受营收、毛利率、成本影响。

由表可见,2020年,京东毛利率与去年持平,履约成本略有增加,营销、研发、一般及行政开支都有较大程度的缩减,总体对净利润的影响不大。
虽然,京东年活跃用户数由2019年的3.62亿增加30.3%至4.72亿。疫情期间,消费者的行为发生了很多转变,例如“云生活”开始普及,线上购物成为常态,电商成为了少数几个有红利的行业之一。
尤其是下沉市场,电商的渗透率在拼多多、快手的教育下已经大幅度提高,这在一定程度上帮助京东降低了拓新的难度和各类运营开支,规模效应也得以体现。29.3%的营收增长,也并不能带来净利润的如此暴增。
观察发现,京东2020年净利润暴增314.9%至493.4亿元,最主要的原因是在于其他收入从2019年的53.8亿元暴增至325.6亿元(净收益从35.0亿元暴增至294.8亿元),这一部分的增幅主要在于京东对上市公司股权投资的市价增加。
疫情期间,全球股市都迎来了投资热潮。比如京东持仓的唯品会,2020年股价从年初的14.8美元/ADS暴涨至28.11,几乎翻倍。如果2021年全球股市回调,京东持仓的股票价值下降,那么其净利润将会受到很大影响。
忽略投资因素,京东的经营利润从2019年90亿元增长37.2%至2020年的123.4亿元,表现不错,但算不上亮眼。
京东越来越像一家投资公司
2018年之前,京东仍然是坚持各类业务自营。尤其是在阿里喊出“新零售”之后,京东开始在线下大举开店,比如7FRESH、京东便利店、京东之家,此外还重启了拍拍二手,发展奢侈品业务TOPLIFE等等。结果被验证是模式不可行,上述业务或被合并,或被撤除。
此后京东开始聚焦核心的电商和物流,并效仿腾讯开启了投资之路。
京东年报中提及的其2020年初至今的主要投资有:
1、2020年,京东向永辉超市进一步投资人民币10亿元(1.54亿美元)。截至2020年12月31日,京东持有永辉约13%的已发行流通普通股;
2、2020年6月,达达集团上市。2021年3月,京东增持达达8亿美元。交易完成后,京东将持有达达约51%的已发行流通股份,达达财务业绩并入京东的合并财务报表;
3、2020年第二季度,京东通过转换10.2亿元贷款并承担卖方所欠五星电器的债务4.28亿元,收购五星电器剩余54%的股权并全面合并五星电器;
4、2020年9月和12月,京东完成了对爱回收的额外现金投资4.01亿元。此外,京东预计于2021年4月对爱回收追加2000万美元的投资。据悉,爱回收已经在筹备美股上市;
5、2020年8月,京东以总对价30亿元收购了跨越速运;
6、2020年12月,京东向社区团购公司兴盛优选投资约7亿美元。
此外,2020年5月,京东以1亿美元认购国美的境外可转债。且子公司中,京东健康已经上市,京东物流IPO也已在眼前。
可以说,京东已经越来越像一家投资公司。并且如财报所示,京东的投资成绩相当不错。
刘强东始终拥有绝对话语权
对比京东2020年报和2019年报中“董事及高级管理人员”一栏,董事、独立董事未发生变化,不过高管却从2019年的徐雷(京东零售CEO)、王振辉(京东物流CEO)、黄宣德(CFO)、许冉(高级副总裁、京东零售CFO)、李娅云(CCO)变成了2020年的徐雷(京东零售CEO)、许冉(CFO)、张雱(CHO)。
其中,黄宣德于去年9月退休,许冉接任。
原首席合规官李娅云从2020年12月21日起出任京东数科CEO,向刘强东汇报,原京东数科CEO陈生强出任京东数科副董事长及京东集团幕僚长。李娅云统筹负责京东数科的日常经营管理。
在蚂蚁金服IPO被叫停后,政策层面开始严格监管互联网金融行业,京东数科面临大幅整改的问题。
2020年底,京东数科重组为京东科技子集团,并纳入了京东云和人工智能业务。在经历了“广告风波”以及撤回科创板上市申请后,陈生强实际上已经退出了京东数科的主要管理人员之列,由首席合规官李娅云来重组京东数科在情理之中。
但京东物流CEO王振辉的突然离职则令外界颇为诧异。
王振辉加入京东十年,2018年和2019年,其薪金、奖金和股份总收入分别高达1.34亿元和1.21亿元。整个2019年,京东在公关层面一度将徐雷、王振辉、陈生强包装成为集团“三驾马车”。可见当时王振辉在京东内部属于“红人”。
王振辉的离职原因有诸多猜测,坊间流传的版本不一,也无从考证。但可以肯定的是,上市前夕CEO离职,必然是王振辉和刘强东之间出现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当然这也侧面印证了,刘强东在京东依然拥有绝对控制权。
虽然在明州事件后,刘强东各种卸任法人,与京东“撇清关系”,但他始终未让控制权旁落。年报显示,截至2020年末,刘强东拥有京东76.9%的投票权。
京东第二曲线在哪?
刘强东重回台前的信号,是2020年底有消息称“刘强东将亲自带队社区团购”,而社区团购也被外界解读为京东的第二曲线。
不过京东自己定义的新业务,包括向第三方提供的物流服务、海外业务、技术创新以及向物流物业投资者提供的资产管理服务以及出售京东物产开发的物业。
年报显示,2020年,京东新业务收入427.9亿元,占比总营收5.7%,同比增长78.8%,但经营亏损却从2019年的10.2亿元扩大144.4%至25亿元。在赛道拥挤的快递、物管等行业面前,京东新业务的前途还难说明朗。
抖音、快手等流量平台入局电商之后,显然资本更看好它们的增长。然而京东物流上市之后,京东可讲的资本故事却已经不多。
下沉市场和社交电商,京东好不容易才跟上拼多多和淘宝的步伐。但到了直播电商或者兴趣电商的风口,商家或者品牌的运营能力得以体现,这对于自营卖货的京东并不友好。
电商缺乏增长抓手,新业务还未冲出重围,也许京东还要在资本市场冷却很长一段时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黄亚东笔记 ( 鄂ICP备20004876号-4 )

GMT+8, 2021-6-18 10:47 , Processed in 1.234435 second(s), 17 queries .

黄亚东 友情赞助: 高佣联盟

公众号:亚东电商 站长VX:yadongt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